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产品展示 > 正文

小贩刺死城管这一刀是“捅”进去的还是“撞”进去的?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浏览: 【 】 发布时间:2017-03-03 评论数:
 卒年45岁的任克明毕业于南京林业大学,是1997年南京市第一批通过社会公开招考后入职的城管队员。任克明殉职后,留下老母、妻子和正在上六年级的儿子。
 
  南京检方指控,水果摊主葛小燕用水果刀捅刺任克明腹部,导致任克明胰腺和腹主动脉破裂,最终因大出血抢救无效死亡,葛小燕的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。
 
    公诉人出示的法医鉴定意见显示,任克明腹部的创道全长达13厘米,符合正手直握刀具直接捅刺的特征,而葛小燕的刀子刃部长度为18厘米,这说明刀子几乎全部捅进了任克明的腹腔。这一刀先后刺穿了腹壁、肠管、胃、胰腺,最后刺破腹腔最深处的主动脉,导致任克明腹腔内大出血。尸体解剖中发现,任克明腹腔内的血样液体多达3000多毫升,而一个普通成年人,其体内血液总量也不过4000-5000毫升。
 
  在法警带领下走进法庭的葛小燕身材矮壮健硕,与他的名字给人的印象不太一致。葛小燕,男,安徽亳州人。他说,自己生于1980年,但当年为了躲计划生育,父母给他报的出生年份是1978年。公诉人读完起诉书后,葛小燕突然对法官称“心慌”,原因是“没见过这么大阵仗”。主审法官让葛小燕不要紧张,并指示法警给葛小燕倒了一杯水。葛小燕喝了两口之后又说,他没听清公诉人刚才宣读的起诉书,能不能让公诉人再读一遍。法官表示,相同内容的起诉书副本至少在开庭10日前已经送达,葛小燕应该已经充分知悉其内容,因此不能同意他的请求。
 
  葛小燕讲述事发经过称,他在去年9月21日下午4点多开着装水果的卡车在红山路出摊,曾经看到一个女城管协管员,为了躲这名协管员,他主动把车开走了。之后,他又接着在红山路周边“打游击”。当晚10点,葛小燕在新庄广场边一繁忙的公交车站边继续占道经营卖水果,再次遇到了夜间巡查的城管队员。城管队员对葛小燕说,“都10点了,还在这摆摊”,葛小燕则回了一嘴说,“都深更半夜了还出来查。”回嘴归回嘴,葛小燕还是把车子发动起来开走了。可能是担心电子秤等工具被没收,葛小燕连两个装果皮的筐子都没顾得上捡。
 
  葛小燕往玄武大道方向开了一阵子,他想起车子后斗的挡板没关,担心交警发现扣他12分,就停车跑下来关上后斗挡板,顺便把装营业款的白塑料桶从后面拿到了驾驶室。继续开了一会,在距离花园路约500米远时,他又把车停了下来,从卡车后斗里拿了削菠萝的水果刀。这时,城管执法车从后方开了过来,并排停在了葛小燕的卡车旁边。
 
  那么,在这3分钟里到底发生了什么?葛小燕本人在法庭上供述称,当时他正拿着刀站在卡车左侧中间位置,从城管执法车上下来两个城管队员,一左一右控制住他的手,任克明站在他对面,他拼命挣扎的时候,右手拿着的刀不知怎么就“撞”进了任克明的腹部。“当时我就说坏了,赶紧打120救人”,葛小燕说,他并没有杀人的想法,事情发生后,他还打了110报警,并主动拦下了正好路过的特警支队的巡逻警车,向民警讲述了事情经过,随后,民警把他送到了事发地辖区的派出所。
 
  但是,检方出具当晚和任克明一起工作的城管队员黄某某的证词称,当晚并没有任何人控制住葛小燕的左右手,更不存在葛小燕挣扎一说,当时葛小燕见到城管人员情绪非常激动,任克明说了一句“你凶什么”,葛小燕先是拿着刀乱挥不让人靠近,后来直接对着任克明就捅了过去。其他的城管队员尽管没有看到葛小燕捅刺任克明的场面,但也都称并没有人事先控制住葛小燕。在葛小燕捅到任克明之后,他们才开始上去夺刀。
 
  对此,葛小燕不认同,坚称自己在任克明受伤害前两只手就都被控制,且他当时没有怒气冲冲。
 
 
  但不管是“捅”进还是“撞”进,葛小燕都认可这样一个基本事实:他当时手里有刀,而且这把刀从进入任克明腹部又从腹部抽出的全过程中,也一直在他手上。那么,在城管队员赶到之前,葛小燕为什么要停车并从卡车后斗里拿水果刀?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?对此,葛小燕称,这是因为他在路上想起电子秤和水果刀都在后斗里,就想拿到驾驶室里去。为什么要拿这两样东西呢?他说,拿电子秤是怕被颠坏掉,拿水果刀则是担心刀子颠来颠去把苹果橘子之类的水果戳坏。
 
  葛小燕在法庭上还称,在水果刀和电子秤这两样东西中,他是先伸手拿的水果刀。而根据警方勘查,水果刀与副驾驶座在一条直线上,电子秤与主驾驶座在一条直线上,葛小燕从主驾驶下车,绕到车后斗处时,应该说电子秤相对更近一些,为什么葛小燕会舍近取远,先拿水果刀呢?对此,葛小燕称,他个子矮,就站在后保险杠上,伸出右手去拿,因此拿水果刀比拿电子秤更方便。等拿到水果刀后,城管队员来了,他就没有继续拿电子秤。“我没想过伤害任何人”,对于自己当时的主观状态,葛小燕始终这样陈述。
上一篇:北美家电卖场观察展示区中国品牌仅1家
下一篇:没有了